落实「23+1」照顾黄金比例:尊严照顾实验室如何翻转思维?

如果你看过《我要为你呼吸》(Breathe)这部电影,不知是否和我一样对其中的这一幕印象深刻 — 众多肢障人士被整齐地排列在纯白洁净的「照护单元」中,只有一颗头露出来,穿着制服、看起来十分专业的医生和护士在一旁认真纪录每个人的状况,而带领参观的医生则骄傲地展示着这样「既符合卫生规範又有效率的照护方式」;然而一旁坐在轮椅上、靠呼吸器维生的男主角看了这情景,打从心底感到「不寒而慄」。

「这些人是活着吗?他们这样活着到底有什幺意义?」男主角罗宾.凯文迪许忍不住想着,他决定以自身的故事戳破这看起来是最佳照顾后面的谎言。

「这些人是活着吗?这样活着到底有什幺意义?」

《我要为你呼吸》改编自真人实事,罗宾.凯文迪许28岁因小儿麻痺导致全身脖子以下瘫痪,他被医生宣判不但只能靠呼吸器才能存活,而且仅存三个月的生命;原本就是优秀运动员、又具有冒险性格的他,有自己的想法:「就算只剩三个月,我也要过我想要的生活!」因为爱妻的支持和朋友帮忙设计的特製轮椅,他不顾医生反对,坚持从医疗院所出院回家;之后,甚至走出家门,游历各国,到处为身障者发声。上面的那一幕就是他到德国参加身障者照顾大会,被安排去当时最先进的照顾机构参观的情节。

他在国际研讨会上对着当时所谓「最懂得照顾的一群专家学者」,用亲身故事大声疾呼并勇敢捍卫「生而为人」的尊严与权利,努力彰显身障者的价值和被照顾者的尊严!

那是1970年代,不过是50年前,当时号称最先进的照顾单位的样貌,完全是以医疗专业为导向所设计出来的照顾机构。

因为凯文迪许的努力,社会大众开始意识到:原来完全以医疗院所为中心、从照顾提供者角度所发展出来的照顾方式,看起来有正当性,但真正执行起来有多幺的荒谬!对于被照顾者有多幺地不人道!

在台湾,集体、轮流的照顾方式依然是常态

镜头转回台湾,这样的情景却不令人陌生。多少人去照顾机构参观,看到一个个长辈是用「集体」、「轮流」的方式被照顾着......

看过机构里的长辈「集体洗澡」的画面吗?赤身裸体的他们被放在洗澡椅上排排坐,水龙头从一边沖过来又从另一边沖过去,他们只能坐着,默默接受这样的安排......

不但被照顾者面对这样的情况无力改变,家人甚至会认为,自己的亲人在这种情况下至少有人看着,已是老天保佑,虽不满意但可以接受......

21世纪的台湾,此时此刻,还有许多人被呼吸器或其他维生器材禁锢着;或有人因为失智,怕其走失发生危险而被软禁在家中或机构里;或是安养院里的长者,被约束、被监控、包着尿布、被限制行动......凡此种种,都被「以爱为名而行之」,在我们的周遭持续上演着。

如何落实「尊严照顾」,四国合创实验室进行研究计划落实「23+1」照顾黄金比例:尊严照顾实验室如何翻转思维?
尊严照顾实验室外观。

早台湾好几年进入高龄社会的欧洲国家,近年来十分重视「尊严照顾」议题,许多跨欧盟的计画都针对这个议题进行实验和深入探讨,希望可以找到更具人性和尊严的照顾方式。欧洲因为文艺复兴的影响,向来对人权问题极为重视,因此照顾的手法和理念,已经从原来的身体照顾,延伸出更多关于身心灵全人照顾的创新作法。

但概念抽象的「尊严照顾」如何体现和落实?2012年英国、法国、比利时和荷兰透过跨国的创新计画,共同创设「尊严照顾实验室」,希望藉「同理心」这个重要元素,让参与者重新反思照顾的定义与价值;透过新的服务设计,让一线照顾提供者和学生,更深切了解「被照顾」到底是什幺样的感觉。

尊严照顾实验室先驱参与单位负责人亲自来台分享

玛蒂.范登堡(Maddy Van de Bergh)是比利时圣伊莉莎白居民照顾中心主任,她是率先参与「尊严照顾实验室」计画的机构之一。这个位在安特沃普区的居民照顾中心的母单位为「河地照顾公司」,提供居家、日照、短期住宿等多元服务给在地长者。

玛蒂高中毕业时因为性向测验说她「喜欢帮助人,也喜欢动手做」,建议她可从事职能治疗师而踏入长照领域。在担任职能治疗师的过程中,她也看到了机构管理上的一些限制并希望有所作为,因此靠着在职进修念了更高的学位,担任机构管理职。

落实「23+1」照顾黄金比例:尊严照顾实验室如何翻转思维?
圣伊丽莎白居民照顾中心外观。

「我担任中心主任已经19年,从一开始我就希望照顾文化可以更加人性化,但一直到最近才看到契机。这几年我们看到政府开始正视病人的尊严照顾问题并用政策支持,我们才有机会推展新的实验方案。」

无论在哪一个国家,机构照顾一直都在营运需求和病人需求中努力取得平衡,如果没有外在政策的支持,要向员工、病人和家属等不同人群沟通新的照顾观念,甚至推动新的做法并不容易。

「照顾不仅仅是技巧,也不是对人好就好。」尤其是针对已经无法用一般方式(言语、肢体)进行沟通和表达思想的人,要怎幺提供有尊严而适切的照顾?如何同理他们的想法?尤其是在机构里,当法规繁複、照顾人员有限时,受照顾者的尊严、快乐、希望,真的有机会被摆在经营效率之前吗?

「23+1」 比利时长照新标準——23小时生活+1小时照顾

玛蒂积极推动从尊严照顾衍生出来的 「23+1」照顾理念,代表着「一天24小时,23小时是生活,只有1小时是照顾。」这也是比利时的长照标準。

但要翻转以往的照顾观念,落实「23+1」,所有人员的思想和行为也要跟着翻转,「这其实是最困难的。」

有政策的支持是天时,但地利和人和也很重要。

玛蒂开心地说,这是地利。

人和呢?则是从重新调整团队的编制做起。

玛蒂强调,传统的人员编制方式,每一个职种(护理师、物理治疗师、照顾服务员等)分属不同部门,各自报告给各自的上司,就算有跨团队的讨论也无法做到照顾的无缝接轨和有效沟通,「因此我认爲要能进行照顾转化,第一步是团队的重组。」因此她打破原来的部门概念,把所有人揉合在一起,根据专长和能力分成几个跨专业的自主团队,每个团队负责照顾16名客户,「由他们自己根据客户的需求订出照顾目标、排工作时间表,因此做到照顾内容高度客製化。」她补充说,其实更好的照顾人数是8人,但目前还无法达到这样的目标。

同理心训练——易地而处、换位思考,更注重与被照顾者的沟通

为了让92位住民能真正享有被照顾的尊严,玛蒂带领团队,让一线照顾服务员、护理师到营养师、清洁人员,参与了「尊严照顾实验室」所推动的同理心体验式照顾课程和训练,透过易地而处、换位思考,让他们更注重与被照顾者的沟通,并从被照顾者的正向反馈中,清楚看到从事照顾服务的目的与价值。

「体验过程设计得十分细緻和精密。我们的人员在参与过后,无论是已经有多年经验的工作人员,还是尚未踏出学校的学生,都得到新的认知与学习,回来后反映在他们的工作内容和态度上。」

参与后的最大改变就是态度开放、更容易沟通和达成共识

「最大的改变就是他们的态度变得比较开放,」她强调,「彼此更像一个团队,更愿意设身处地站在客户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也更愿意去取得共识、找出大家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像过往一样,用习以为常的方式提供照顾,如果别人提出不同看法,通常都会护卫性地进行辩护,而不是问自己:这样做的理由和初衷何在?有没有更好的方式等等。」

比利时尊严照顾实验室的同理心照顾体验,因为公共电视独立特派员周传久、郑仲宏的报导,逐渐在台湾的照顾界中为人所知,然而15分钟的纪录片,只能看出小小端倪。今年11月,玛蒂老师将亲自来台湾,分享23+1的理念如何落实,尊严照顾实验室如何翻转其工作人员的照顾思维,如何找回以客户为主的照顾方式与价值;她并将亲自带领工作坊,期望帮助台湾在地人员,在此长照2.0推动的关键时刻,重新找到可以在每日工作落实与转化的服务方式,并找回照顾的初衷与价值。

玛蒂来台演讲详情,请看「2018 银浪新创力国际週网站」,报名请点此参加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