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国际稀土研讨会‧美国专家:稀土带来大商机‧“莱纳厂世界最

大马国际稀土研讨会‧美国专家:稀土带来大商机‧“莱纳厂世界最(彭亨.关丹28日讯)美国矿产品分析师和战略金属研究专家杰克立夫认为,莱纳稀土厂是续中国之后世界规模最大且最安全的稀土提炼厂,从他的专业角度来看,这座稀土厂建设安全,并且对大马来说是一个大商机。“目前世界有12亿5000万人使用科技产品,加速了无国界联繫,这些产品都是稀土製成品,开创无限商机。"科技产品都是稀土製成品杰克也是美国技术金属研究所创办人,他週四受邀出席位于关丹甘孟的彭亨大学为“大马第二届国际稀土研讨会"主讲时,如此指出。他说,週三已参观过莱纳稀土厂,认为马来西亚可借助稀土精矿产品带动许多科技经济领域的成长,尤其是绿色科技的发展。“现在稀土在国际市场需求量非常庞大,如果马来西亚放弃成为稀土出产国这个机会,还有许多国家也会争相投产,白白损失机会。"此外,彭亨大学校长达因纳西尔致欢迎词时指出,这项由马来西亚科学院举办的研讨会,非常荣幸可以请到海内外专家前来针对稀土工业进行分析与研讨,尤其是在稀土工业的安全性和健康课题。陈文德质问杰克立夫身份“拯救大马委员会"主席陈文德週四早上在数名委员陪伴下出席这项研讨会,并以关丹市民的身份现场质问杰克立夫的专家身份。他要杰克澄清,对方是否在稀土提炼领域上,于化学、提炼及环境工程方面拥有实在的经验?他说:“因为我过去只见到杰克在矿业股的部落格发表过股市分析的文章,没看过他发表化学、提炼及环境工程学术方面的文章或研究报告,所以我要求他当场证明本身是不是拥有稀土领域的专家身份。"杰克对此回应,他一生用了48年奉献在研究稀土领域,到现在才真正看到稀土的实际贡献,因此他在此领域的权威性毋庸质疑。他也指陈文德当时的发问处于个人情绪,认为大家应该从科学角度来看待问题。他强调,稀土虽然在提炼过程中含有放射性的风险,不过只要稀土厂有适当的安全措施,就可以与这些风险安全相处,得到它的利益。陈文德对研讨会失望拯救大马委员会主席陈文德认为,这些专家只是为了安抚我国人民,使人民感觉稀土厂是安全的,“他们一直强调提炼稀土的工业风险很低,任何的工业都带有一定的风险,研讨会主要是说服人民接受这个厂是安全的,值得去冒险,以取得很好的经济效益。"他直言,他对于这次的研讨会感到失望。不过,拯救大委员会还是会继续向稀土厂抗战,并且会朝司法的方面着手。这项研讨会是从週四早上9时开始,直到下午4时结束,并且是以公开式让民众参与,但由于缺乏宣传,出席民众不多,其中华裔民众也不上20人。其他演说专家包括澳洲政府昆士兰大学教授沙林哈山、大马核能机构代表米佑尤索夫及理大教授东姑莫哈末阿利夫。洪礼璧:莱纳硬体有瑕疵需改建马拉西亚科学院院士拿督洪礼璧指出,经过他检视莱纳稀土厂后发现该厂还有一些建设硬体上的瑕疵,并且提出建议要该厂改建,以达到百分之百的安全。他说,尤其是该厂的储存稀土废料的水滤净化固体(WLP),更有必要加上盖的建设,以让稀土废料可以更安全存储在该处,不会发生放射性泄漏的事件。加强员工安全措施“其实真正担心的应该是冶炼过程中工作人员分解稀土金矿加入化学物萃取稀土元素时,并且会产生放射性物质钍和铀而这两个物质会产生的氡(redon),并且会直接威胁工作人员的生命。"他说,为了加强防泄漏事件,厂家更应该要加强员工的安全措施,因今次莱纳稀土厂仅是生产半成品,因此对于放射性泄漏事件并不会环境的问题。洪礼璧指出,为了要监控稀土废料的泄露放射性事件,彭亨州大学也在两个月前成立一个独立单位,并会定期抽出莱纳稀土厂附近的空气和水和土壤检验和监控。他说,该院也会向独立单位索取检测报告,如果发现有不健康的指数,该单位就会马上通知相关的单位,甚至可以向首相报告。他吁请当地的居民可以充当该院的“耳目",一旦发现异状如鱼突然间浮在河流上树木枯死,就应该马上向科学院投报或email到http://www.akadamisains.gov.my。他说,除了建议该厂在水滤净化固体(WLP)加盖,他也促请该厂可以仿似核能辐射废料存储的方式,把反射性物质存储在永久储存设施(PDF),这样会比存储在水滤净化固体来的安全。指澳专家片面看待问题拯救大马委员会主席陈文德指出,这次在彭亨州大学主办的“国际稀土研讨会"所邀请的专家,只是单方面以稀土的钍放射性作出诠释,并没有全面研讨莱纳稀土厂的地理位置、设计和安全作出研讨,同时只是以国外的一些例子或单方面的个案,没有以整体看待稀土厂的问题。他说,莱纳稀土厂的原料来自澳洲,与以往霹雳州红坭山亚稀厂所使用的稀土精矿不一样,同时也较安全,不过问题是稀土厂比亚稀厂大10倍,用量也是10倍以上。此外,他也不能接受专门讨论环境的专家澳洲昆士兰大学教授沙林哈山所指,环境问题应是由社运分子来监督,“这个说法无法被接受,为何在扮演监督的角色是人民而不是政府?没有理由要人民自己出钱去监督,这是一个错误的讲话。"他认为,这些专家也没有深入地研究稀土厂的地理环境,没有探讨该厂是设置在沼泽地,厂生产的废水的含量等问题。“根据报告,莱纳稀土厂所产生的废水的含量咸度与海水咸度一样高,这个是会对生态造成很大的破坏。“之前彭亨州的大臣也曾经讲过,不允许让废水排流到河流内。"他续说,专家只是把钍的含量以各单位来计算,不是以一整年整体总量来计算,且没有给予如何处理废料的安全处理方案,“再说,稀土厂的监督报告也不容易被公众取得,或公开式的发布,因此要人民如何监督莱纳厂一人一句降低工业危害理大教授东姑莫哈末阿利夫医者不是只医治病人,也从各种病症中学习,工业医药专家的责任即从各种工业产品对环境及人体的危险,加以改进及降低风险。莱纳非核能厂彭亨大学副校长巴德鲁喜山我曾参与清理亚洲稀土厂的后续清理工作,该厂对环境造成的破坏已成功被解决。莱纳稀土厂是间化学工业厂,不是间核能厂。【大事件:稀土厂风波】‧2013.03.0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